午休,云绡吃完午餐後趴在窗邊吹風,猶豫著要不要再打個盹,畢竟已經幾乎昏睡一整個上午了。

  

  「要喝嗎?」

  

  銀鈴般的聲音在耳邊響起,一轉頭就看到梁欣拿了罐飲料在他眼前晃了晃。

  

  盯著她看了一會兒,云绡便接過了梁欣手中的飲料。不管看了多少次,少年從很久以前就一直覺得,少女透澈的眼眸漂亮得很,就像夜空中閃爍著熠熠光輝的星子。

  

  「阿宇呢?」梁欣問,少女嘴角總是噙著一抹溫和的笑。

  

  「誰知道?又跑去哪鬼混了吧!」

  

  風徐徐吹來,一切看起來那麼的祥和美好,只要沒有那一陣喧鬧聲打斷。

  

  「阿云!阿云!大事不好了嗚嗚!」

  

  說人人到。

  

  「又怎麼了?」云绡無奈的回應。

  

  「嗚嗚阿云我跟你說,我的限量版人物卡組不見了!」

  

  「應該是你自己忘記帶出來吧?」

  

  「沒有啦!化學課換教室前我有看到它好好的放在書包裡!」

  

  書宇同學看云绡一副不想搭裡的樣子,哭喪著臉轉而向梁欣求救。

  

  「小欣幫幫我~」

  

  「書包和座位四周都有找過了嗎?」梁欣好心的問。

  

  「有阿,可是都沒看到。」

  

  「說不定是哪個對你懷恨在心的人把它偷走的吧?」云绡一副事不關己,在一旁落井下石的說著風涼話。

  

  「怎麼可能,我們早上四堂課都不在教室,有誰會來拿阿?」書宇癟著嘴反問。

  

  「阿,這麼說來,鄭祥昕在第二堂化學課的時候好像有離開教室喔!」梁欣突然想到。

  

  「去哪阿?」

  

  「好像是跟老師說要去廁所。」

  

  書宇想到昨天和那傢伙起的衝突,頓時一把火冒了起來,氣憤的一口咬定一定是他幹的。

  

  「我去找那臭傢伙!」

  

  「阿!等等阿宇!」

  

  梁欣還來不及阻止,書宇已快步走向坐在教室另一端的鄭祥昕。

  

  「喂書呆子!一定是你做的吧!把我的東西拿出來!」

  

  這次換書宇揪住鄭祥昕的衣領低吼著。

  

  「誰拿了你的卡片阿,有證據可以證明是我做的嗎?你的東西我根本連碰也不屑碰!有本事不會自己去找出來。」

  

  鄭祥昕推了推眼鏡,以挑釁的眼神睨著吳書宇,一臉無謂。

  

  在一旁的云绡像發現了什麼似的,皺了下眉頭。

  

  「你最好放手,野蠻人。」

  

  聽到那番話,書宇頓時為之氣結,開口一句髒話就要罵過去;但最終還是忍了下來,一臉憤恨的走了回來,嘴裡還碎碎念著。

  

  「可惡阿!我一定要找到證據讓他吐出實話,把我的東西交出來!」

  

  「不用了,已經可以確定是他拿的沒錯。」

  

  「小云你怎麼知道?」「咦?阿云你知道?」

  

  兩人同時轉過頭看他,害他一時反應不過來,只好別過頭。

  

  「剛才你不是向他說:把我的『東西』拿出來嗎?」

  

  「恩對阿。」

  

  「可是鄭祥昕卻說:誰拿了你的『卡片』吧。你只說了交出你的東西,他怎麼會知道你丟的『東西』是卡片呢?這樣如果東西還不是他拿的就奇怪了。」云绡接著說。

  

  「阿阿!那卑鄙的臭書呆子!」

  

  書宇霍然站起身,一副要幹架的樣子想馬上去找鄭祥昕理論。

  

  云绡卻猛地拉住他的後領,害他有種要窒息的感覺。

  

  「阿云你幹嘛啦!」書宇扶著桌子咳了幾聲。

  

  「別浪費力氣了,就算你再問,他一樣可以抵死不認;而且聽他的口氣,東西一定不在他手上,應該是藏到別的地方去了。」

  

  「那要怎麼辦阿?」

  

  「既然他都向你下了戰帖,不好好接受怎麼行。」

  

  云绡露出一抹充滿玩味的笑容。

  

  「就不相信找不到呢。」

 

  

  

  

  基本上書宇和云绡一樣都是個上課專門打混摸魚的傢伙,云绡不用多想就知道能倚靠就只有品學兼優的梁欣了。她就是那種上課專心聽講、放學後認真複習的好學生。

  

  「欣,鄭祥昕是什麼時候跟老師說要去廁所的?」

  

  「好像是下課前二十分鐘吧。」

  

  「那他離開了多久?」

  

  「想想喔~大概四、五分鐘而已。」梁欣歪著頭想了一下

  

  「時間好短。」云绡又皺了下眉頭。

  

  「他會不會先從教室拿走我的卡片之後再到廁所藏起來阿?」書宇插嘴問道。

  

  「可能性不大,有太多人會去廁所了,很容易被發現。若真要藏在廁所,我想他也只能藏在水箱裡;水箱又太高,丟進去後要拿出來很麻煩。他應該會藏在一個更方便拿到的地方。」

  

  「阿阿那他會不會把它埋在花圃阿?或是藏在別棟大樓?」

  

  「你傻了嗎?他才離開五分鐘而已。」云绡忍不住向書宇同學翻了個白眼。

  

  「說的也是。」書宇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。

  

  「他要藏也只能藏在這一層樓。」

  

  云绡說著,從抽屜拿了一張紙出來。畫了這一層樓的平面圖後又說。

  

  「我們分析一下,用最短的時間假設他只離開了四分鐘。廁所在這層樓的最右側,化學教室在最左側;而我們班在廁所旁邊,來回的話最多需要一分鐘。」他拿著筆在紙上化學教室和班上的距離畫條線,寫上數字一。「若鄭祥昕沒有進去廁所,直接到班上找出卡片再拿到某處藏起來,他只能有三分鐘的時間。」

  

  接著又在線條下方寫上,四減一等於三。

  

  「我們班旁邊還有七班和八班的教室,再接著就是樓梯了;但當時這兩間教室都有人在使用,所以先從選項中刪除。」

  

  云绡在紙上兩間教室的位置各畫一個叉,又轉頭向梁欣提了個問題。

  

  「欣,那傢伙回來的時候手上應該沒有拿東西吧?」

  

  「沒有喔。」梁欣搖了搖頭。

  

  「恩,雖然也是可以藏進衣服裡帶進來,但上課中他也只能先放進抽屜,頻頻有些小動作又容易被關注;我們也暫時不考慮化學教室。」

  

  看到他們倆都點頭同意後,便在化學教室的位置也劃個叉。

  

  「那就剩下樓梯旁的音樂教室,和隔壁的生物教室了!」書宇把手抵在下頷也裝模作樣的思考後,得出個在明顯不過的結論。

  

  「雖然我覺得兩個地方的可能性都很大,不過最有可能的應該是……」

  

  「音樂教室吧!」一直默不作聲的梁欣突然說。

  

  「喔~為什麼妳這麼想?」云绡轉過頭看向她。

  

  「因為我們下堂就是音樂課阿,位置絕佳又可順便監看囉。」梁欣回以一個微笑。

  

  「那我們現在去看看?」書宇問

  

  「走阿。」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云星 的頭像
云星

Dreamlike World

云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