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人來到音樂教室。環視著牆邊塞滿課本和雜物的四個鐵櫃,和堆放於鐵櫃上方和一旁的數個紙箱。書宇心裡頓時升起了一陣無力感。

  

  「誒阿云,我們該不會要翻遍整間教室吧!」他嘟著嘴抱怨。

  

  「你想的話自己去,我可不奉陪。」云绡只睨了他一眼,逕自走向講台旁的三角鋼琴。

  

  在其他兩人還沒反應過來云绡想幹嘛時,他已掀開了琴弦上的蓋子,往裡頭看了一眼後說。

  

  「喏,你的東西。」

  

  書宇走近後一看,發現他的卡組果真被放在弦與弦之間的空隙,讓他驚訝的張大了雙眼。

  

  「咦真的在這裡唉!阿云你怎麼知道?」

  

  「對阿小云你好厲害!怎麼知道的阿?」梁欣也好奇的問他。

  

  「剛好猜到而已。」在兩雙閃閃發亮的眼睛的盯視下,不知如何解釋的云銷只好又別過臉。「確認一下吧,我怎麼覺得鄭翔昕不會這麼簡單就放過你。」    

  

  為了轉移剛才的問題,云銷又向書宇說。

  

  書宇把盒蓋打開檢查後,馬上又發出了令云绡頭疼的煩人悲鳴聲。

  

  「嗚嗚真的誒阿云!少了一張!還是我最喜歡的那張~」

  

  為了停止那惱人的聲音,云绡用手捏了捏眉心,想想後又問。

  

  「欣,鄭祥昕音樂課之後還去了哪裡嗎?」

  

  「他幫我一起把音樂老師的書拿去圖書館還喔。」

  

  雖然對於這麼輕鬆就得知的目的地感到疑惑,云綃仍決定先動身前往。

  

  「那下一站也很明確了,走吧。」

  

  

  他們一夥人走下樓梯來到了一樓的圖書館,跟著梁欣走到還書箱旁。

  

  「都還在這裡呢,老師要我們還的書。」她說著從箱子裡拿出了六本厚書。

  

  「先找看看。」云綃發號完司令後,三人就動手翻起了書本。

  

  但不管三人多仔細的翻過每一頁,卻連個像卡片形狀的東西都沒看到。梁欣甚至還在千鈞一髮之際制止了把書皮掀起來找不著,還想把黏貼處也撕開查看的書宇同學。

  

  「啊我想到了!我們要走之前鄭祥昕跟我說要去借書。」梁欣剛才著實忘了這件事。

  

  「妳有看到他借了什麼嗎?」云綃問。

  

  「沒誒,我站在門口等,也沒看見他往哪個方向。而且他很快就出來了,說是他要找的書被借走了。」

  

  「之後你們就回教室了?」

  

  「恩。」

  

  「我們該不會要一本一本找吧天阿!乾脆調監視器來看好了!」書宇又再度發出哀嚎。

  

  「你閉嘴!早猜到沒那麼簡單,但我們一定漏了什麼東西。」云綃煩躁的抓了抓頭髮,又說。

  

  「誒吳書宇,看一下你那盒子裡還有沒有什麼。」

  

  云綃看著他再度拿出盒子,在手裡翻看後,果真發現了個東西。

  

  「我剛剛沒發現,有一張紙誒,阿云。」

  

  「寫了什麼?」梁欣和云綃一同湊了上去。

  

  翻開了對折的紙條,他們看到紙上只寫了短短的兩行字—『作者無法做到所有的事,即便他早已預料到敗於六個聯盟軍下的法國』。

  

  「什麼意思?難道他把我的卡放在世界歷史裡嗎?」書宇不加思索的亂猜。

  

  「法國歷史呢?」梁欣也湊上一腳。

  

  林云綃罕見的不發一語,只盯著紙條沉思,腦中好像閃過個模糊的想法,可是又抓不太住。

  

  無意間,他看到還書箱裡其中一本書,封面寫著—Arsène Lupin(亞森.羅蘋)。頓時一切豁然開朗,就像縱橫交錯的齒輪被機關重新啟動了一樣。

  

  「欣,放外國小說的架子在哪裡?帶我去。」

  

  「咦?好阿。」雖然不太懂云綃想做什麼,梁欣還是點了點頭。

  

  一行人來到了圖書館二樓,走到了較內排的書架。云綃張望了一會兒,走到第二櫃鐵架旁。

  

  鐵架上排滿了學校採購的福爾摩斯探案,架上擺著四簽名、恐怖谷等……整套齊全,應有盡有。

  

  他們看著云綃毫不猶豫的抽出一本書翻了幾下,一張卡片應聲掉出。上前一看,果然是他們在找的遺失目標。

  

  「誒!怎麼在這裡?」書宇大感驚訝。

  

  云綃遞過那本書給書宇和梁欣看。那是福爾摩斯探案中—六個拿破崙像。

  

  「再看看那張紙條。」

  

  他們倆各自看著紙條陷入思考,過了一會兒書宇終究按耐不住。

  

  「誒阿云老大您就直說吧!你也知道我頭腦不好使嘛!法國又不只戰敗一場,你怎麼知道是拿破崙啊?」

  

  「真是的阿宇你上課認真點嘛!輸於六國盟軍的只有拿破崙的滑鐵盧之役啊!」梁欣也忍不住念了兩句

  

  「可是我還是不太懂,就算知道是拿破崙,我會想到的也是法國歷史;或是直接找滑鐵盧之役的相關書籍,小云你怎麼會知道是福爾摩斯?」

  

  「看紙條。」云綃用手指著第一句話說。「把它翻成英文看看。」

  

  「Author can't do all the things. 是嗎?」梁欣說。

  

  「那如果不看the things,再把can't拆成cannot念看看。」

  

  「Author cannot do all......啊!我知道了!」梁欣驚訝的張大了雙眼

  

  「什麼什麼?跟我說啦~」書宇仍在一旁尚未進入狀況。

  

  「Author cannot do allArthur Conan Doyle),亞瑟柯南道爾。也就是福爾摩斯的作者。

 

   

  

  

  

  大地一片欣欣向榮,又是個晴朗的午後。云綃仍望向窗外發著呆,老師的教課內容一句也沒聽進去。

  

  突然一隻手在他的眼前揮了揮。云綃回過神只看見書宇翹著兩腳椅,靠在他的書桌前,一副有話想說的樣子。

  

  「幹嘛。」云綃不是很情願的靠了過去。

  

  「誒阿云我都不知道你有這麼聰明,你的成績也不過比我好一點而已啊,到底是怎麼知道的?跟我說啦?」

  

  云綃垂下眼,打算一如往常的忽視書宇的話。  

  

  「就說了,剛好猜到而已。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這是想在校刊投稿的短篇小說

 

可是很不幸的爆字了ˊˋ還超過很多~

 

希望可以順利的投稿嗚嗚

 

寫完的當下真得很感動ˊˇˋ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云星 的頭像
云星

Dreamlike World

云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